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顾道长生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开坛收雨
顾道长生 第七百七十八章 开坛收雨
    其实道院的推断跟那个大V差不多,蜀地借都江堰和公输班的厌胜之术,保千年无水患。唐朝时爆发鼠患,无意中破了厌胜物,导致灌口决堤。后来可能被大能修补,又保千年无忧。

    到了末法,无人再关注这个,以致水灾滔天。那既然注意到此事,自要护其周全。

    来的是张守阳,也只能是张守阳。

    龙虎山就是干风调雨顺这个活儿的,符箓也多与其相关,像顾玙拿走的那个紫符,便是天师府仅存的家底。

    祈雨五转符,一转阴风起,二转乌云现,三转天色晦,四转雷声响,五转大雨至!

    当时张金通说过,还有一道叫祈晴七转符:一转六神藏,二转四煞没,三转阴霾收,四转淫雨止,五转乾坤焕耀,六转日月合明,七转封潭锁海。

    收摄不正之气,赴五雷之下受死灭形,有改天换地之能……

    张守阳乃符箓大家,三十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符理,修复、开发了不少符箓,地位尊崇无比。

    海外天师道与本土合并之后,请回了阔别已久的天师印。与萨祖宝印一样,里面也留着张道陵的几缕气息。

    张守阳日夜研修,又悟出不少术法、符箓,不及祈晴七转,但收雨足够了。

    ……

    淫雨霏霏,都江堰。

    一座宛如沙洲的主体工程之上,已经立起了一座法坛。用黄泥作坛三层,每层高一尺二寸。筑坛毕,上层置香案,供养负风猛神风伯大神欻火大神,两边供养四司主者。

    坛中层四角,安空瓷四个,各入欻火真形符一道。

    坛下四方,环奉雷部。

    这是古代祈晴的标准设置,顾玙那会不讲究,因为天地无神。现在灵气蕴化,谁知道有没有造化之精隐在虚空,还是规整为好。

    今天的雨量略小,中雨程度,两岸的高地和建筑上早挤满了人。江心太远,修士才能看得清楚,普通人望去不过茫茫一片,但不重要!

    能参与其中,这逼就够我吹一辈子的!

    午时三刻,张守阳准时现身。

    古代的斩刑一般是正午开刀,让其有鬼做。而十恶不赦之人,必选午时三刻,因为此时阳气最盛,驱逐阴气,让其连鬼都做不成。

    张守阳一出现,万人噤止,都直勾勾盯着江心所在。

    他没带任何助手,羽冠法衣,仪容肃穆,一步步踏上法坛。先烧了一篇表文,然后左手捏了一个极复杂的指诀,意为山野、祈祷。

    右手执法剑,踏驱龙吸水罡步,从右侧开始转动,四十九步后,法剑一指,呼!

    一道紫色符箓从虚空中跃出,自行燃烧起来。

    他是天师府嫡传,自幼修习,旁人做着可能古怪滑稽的科仪,他做起来却浑然天成,带着形容不出的玄妙感。

    见那符箓燃起,张守阳催动法力,口中念咒:“飞天欻火,赫赫阳晶。体统三界,权握四溟……”

    刹时间,符中有一股能量传入体内,与自身融合,直接归于脾宫,运转七周,土气盛。其后,又运肺宫,金气盛。

    再后,分至肾、肝、心,先教阴极,庶几阳生,以此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最后在心宫运转九周,火大旺。

    “水官失禁,不锁雷城。鬼盗其车,轮脱其平。狂龙未驯,泄雨霖霪。道勑玉文,止雨请晴。阳光发辉,万谷藏云。急急如律令!”

    张守阳吐出最后一句咒文,便觉,轰!

    火大旺,复而克水,水气消泯尽浑。那燃烧着的符箓,似与其连为一体,一股磅礴的力量从身上传出。

    内有内气,外有外气,瞬间扩散开去,以都江堰为核心,仿佛一个硕大的透明气罩,直接飞至高空。

    张守阳再挥法剑,嗖嗖嗖,四道欻火真形符齐齐飞出,化作四道流光也窜上虚空,做拱卫之状。

    与此同时,他的神魂也隐隐躁动,将出未出,似有九霄之上的某个存在遥相呼应。

    他知道,那是道韵,那是规则,那是气机定数,一切玄之又玄的存在。当即不敢怠慢,紧守灵台,小心翼翼的与其“沟通”,让其承认符箓效力。

    就在此时,围观的人群中忽有一人取出面斑驳铜镜,对着江心一晃。

    张守阳只觉一股非常细微的波动从远处传来,在头上轻轻一绕,转瞬消失。他心中疑惑,但此刻又不能分神,只得按下不动。

    片刻后,那高高在上的气息散去,符箓彻底激发。

    五行变化,依令行转。

    “咝!”

    “好浓的火气!”

    围观的某些修士立感明显,只觉周遭的金木水土消失,唯火大兴。

    “哎,雨小了,雨小了!”

    普通人也跟着喊道,只见肆虐多日的雨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削弱,最后淅淅沥沥,直至完全停歇。

    嗡嗡嗡!

    不仅两岸之上,一股混乱沸腾的喧嚣,在所有被暴雨肆虐的地区疯狂蔓延。

    “停了!停了!”

    “真人做法了!”

    不少人冲出家门,神经病似的趟水乱跑,又齐齐望着天空,等待下一秒的奇迹。果然没过多久,大片大片的乌云退散,午时的天光显露,整个城市都亮了起来。

    张守阳施法完毕,立即寻找刚才那股诡异的波动,对方却早已消失。

    他顿了顿,觉尚有余力,便往上游飞了一段,雨虽止,灾未尽,洪水凶猛。

    “吞天力士,出!”

    他甩出几张符箓,符箓化形,变作几个小山般的蓝衣巨人,扑通扑通落在江中。巨人们大口一张,呼!

    强大的吸力使得浪头旋转,猛地向上翻起,顺着一条直线卷入口中,奔涌的江水紧随其后。不多时,水位迅速下降,露出大量的残破物件,带着浓重的腥臭味。

    他好人做到底,神念探查下,又找到一个深埋于地下的偏僻所在。按以前的位置看,正是张仪楼附近——张仪楼在唐朝晚期被拆毁。

    那里赫然藏着一具木人,木人挑着担,担子左右比重不一,以致身体倾斜。

    张守阳变出两粒稻米,放在担上,木人恢复平衡。

    “原以为木工厌胜是小道,此刻才知轻视了古人。”

    他带着几分感慨,布下禁制,又传音道:“水患已除,勿要担忧丧气,前路漫长,重建家园便是。”

    “谢谢真人!”

    “真人慈悲!”

    不少人情绪激动,千恩万谢,只见一道流光划过天空,却是离开了。

    (晚上冇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