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顾道长生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七日收魂
顾道长生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七日收魂
    某座大山,山洞内。

    空气如水纹般波动,现出一男一女两个身影,不自觉的都带着些喜色。

    “那张守阳五十余岁便晋升神仙,不愧是天师府嫡传,只怪他轻慢大意,到底栽在我们手里!”

    男子英俊的脸上翻出一丝阴鸷,道:“现世龙虎山衰落,得力传人只这一个,若能将其抹杀,对天师也大有好处。”

    “哼,我只在意那几个剑修!”女子冷淡道。

    “莫急,早晚有你报仇的时候。”

    男子安抚一句,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开坛!”

    说着,二人又往里走,深处早立着一座小小的三层祭坛。男子先取出七盏油灯,摆在第三层,又取出七张惨白惨白的符箓,贴在第二层。

    他这一脉道统,极擅厌胜之术,在历朝历代也算赫赫有名。

    《封神演义》中曾有描述,商周大战时,截教赵公明下场,陆压以钉头七箭书胜之。

    这钉头七箭书便是厌胜术,内核为诅咒之法。结一草人,身上书敌人姓名,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脚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之午时。

    敌人的三魂七魄就会被拜散,此时射箭到草人上,如射敌人本体,草人敌人都会喷出血来。

    其优点是神不知鬼不觉,整个施法过程,赵公明都没有半点觉察。缺点是读条时间太长,足足二十一天,易生变故。

    这东西看着邪祟,其实较为普遍,有很多类似的统称为“扎草人术”。比如下茅山就有一法,用七支竹箭射草人的肚子,叫其肠穿肚烂,威力就差的远了。

    而眼下,男子又登上第三层,先取出一面斑驳铜镜,伸手一掏,镜面如湖水般颤动,居然拈出一根细细的发丝——正是张守阳的头发。

    普通人有正常的新陈代谢,毛发会自然脱落更替,还会产生皮屑之类。但神仙的肉身早成无漏状态,千年不老不死,想寻一根毛发难如登天。

    男子趁张守阳开坛收雨,不能分神之际,才利用灵宝摘了一根头发。

    此宝诡秘莫测,动静极小,难以被旁人察觉。他们没大动干戈,也是怕对方有所准备,自投罗网。

    男子将毛发系在一个草人身上,再拿铜镜一晃,镜面泛起阵阵涟漪,显出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与张守阳有几分相似。

    他又把铜镜立于草人上方三尺处,镜面正对,然后搓香参拜,口中念咒:

    “阳明之精,神威藏人,收摄魂魄,遁隐人形……一敕不降,道灭于无,二敕不降,道绝于仙,三敕不降,斩首献天……”

    呼!

    随着咒术出口,一道白符自行燃烧起来,飘在空中兜兜转转。一股诡异莫名的能量散发出来,笼罩整个法坛。

    男子念罢,赶紧取出一根乌黑的长针,从草人头顶刺了进去。

    这针格外的长,比草人还要长过一寸,但竟然完完整整的扎了进去,不见首尾。与此同时,铜镜虚光闪动,里面的人形轮廓缓缓变幻,数息后停止,似乎清晰了一些。

    噗!

    而紧跟着,台下的一盏灯忽然熄灭。

    男子见状,方吐出一口长气,笑道:“成了,只需七日,那张守阳必定魂飞魄散!”

    …………

    蜀地,山林中。

    张守阳收雨之后,并未返回道院,而是隐藏行踪,在巴蜀地界暗自游走。不过不止他一人,还有个不着调的家伙陪伴。

    日落黄昏,林中深寂,整座森林沉浸在一股慵懒又有些悲凉的气氛中。哗哗流淌的河水里,几条白红相间的鱼类徘徊混乱,做惊恐状。

    因为有个缺心眼的神仙,正踩着石头,手拿竹竿,噼里啪啦的在打鱼。

    没错,打鱼,不是扎鱼。

    “诶……诶……”

    “啪!啪!”

    晁空图身子前倾,手里是一根不太长的杆子,宽大的道袍撩起系于腰间,刚好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臀型。

    妥妥的翘臀嫩男!

    哎哟,是翘屁啦!(湾湾腔)

    折腾好半天,这货才拎着两条稀巴烂的大鱼上来。也就是张守阳养气极佳,能受得了他,换旁人早一脚踹飞了。

    “我们离开都江堰已两日,并无丝毫异状,也不知是真无事,还是对方没有发动。”

    张守阳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着惨不忍睹的烤鱼,缓缓开口。

    “你收雨之时,不是感觉到一丝古怪么?”

    “正是。”

    “那就没错了,肯定有什么下三滥的套路等着我们。”

    晁空图戳着烤鱼,道:“说起来,对方也算有本事,我那日隐在周围探查,愣没发现踪迹。必是有什么秘法,能敛去气息。不过没关系,有我在,定护你周全!”

    张守阳又道:“昆仑传讯,恐有变故,若真是游仙派,目标肯定不止他们,还有小禾等人。但从手段来看,游仙派跟厌胜法并无关系,所以对方起码是两人以上。”

    “管他几个人,来吃鱼!”

    老晁将一条连仰望星空都汗颜的烤鱼怼到跟前,张守阳竟也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

    很快,天色昏沉,夜幕降临。二人便在林中留宿,各自静坐调息,张守阳一直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仿佛真的无事发生。

    结果到了次日清晨,晁空图拎着两只兔子回来,发现对方皱着眉头,似在思索。

    “有事?”

    “有事。”

    张守阳顿了顿,道:“昨夜我试验多种方法,以期发现不妥之处,皆无所获。但当我尝试入睡时,自己竟然毫无睡意。”

    嗯?

    老晁也一愣,神仙寿元千载,法力通天,早已割舍掉凡间种种,包括吃饭、睡觉、啪啪啪。

    但不想睡觉跟不能睡觉是两码事,张守阳居然不能入睡,绝对不正常。

    “呼……”

    晁空图吐出一口气,道:“看来你是中招了,不过你放心,任凭什么厌胜邪术,我茅山就是破这个的!”

    “呵,我自是放心的。”

    张守阳听了,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二人在灵气复苏前便是至交,一个龙虎山嫡传,一个茅山嫡传,入道院后更是近上加近,真正的道心相同,永世之交。

    有句古诗说的好啊,正可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唉,年纪大了真是受不得风寒,下午吹了会风,现在浑身难受。《毒液》一般般啊!)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