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经营非洲
大国重工 第七百二十七章 经营非洲
    知道了对冯飞的安排,冯啸辰心情愉快,接着便向董老说起了此次非洲之行的见闻。关于章汶的中国服务中心遇袭一事,万能的“有关部门”早已向中央做过汇报,董老和孟凡泽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其中的一些细节,听冯啸辰再介绍一次,还是让两位老人唏嘘不已。

    “不容易啊,这些孩子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下还能够坚守岗位,实在是难能可贵。”孟凡泽评论道,他说的“孩子”,把郭强、李佳楠这些人都包括进去了,以他的岁数,看这些人可不就是一帮孩子吗?

    “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啊。”董老也点头称道。他们都是当了多年领导的,对于任何事情都要从政治高度去认识。

    冯啸辰说:“董老,孟部长,这件事最终由于戈斯内尔军方的介入,结果还算是圆满。不过,我总觉得,我们要经营非洲,不能总是靠这种侥幸,还是需要有一个长期机制来保障才好。”

    “经营非洲?嗬,好大的口气!”董老做出一副夸张的样子,揶揄道。

    冯啸辰却不以为忤,他认真地说:“我的说法没错,非洲有10亿人口,面积相当于3个中国,在下个世纪,非洲一定会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初级产品供应地和产品销售市场,我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经营非洲。”

    “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孟凡泽斥道,“你说的这个,不是殖民主义的那一套吗?把非洲纯粹地当成一个经济殖民地,掠夺非洲的资源,向非洲倾销商品,这和我们的政策是背道而驰的。”

    “还是不一样吧?”冯啸辰讷讷地说,“欧洲人的确是把非洲当成经济殖民地,把非洲的矿挖完了,只留下贫困。可我们到非洲去并不是这样的。就以我们在加贝国的工作来说,我们向加贝国提供了露天矿开采设备,帮助他们提高了矿石产量,他们用卖矿石的钱购买我们的机器设备,建立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工业产品,形成了自己的造血能力。你们二老应当抽时间到加贝去看一看,那里已经很有一些咱们内地经济开发区的样子了。”

    “嗯,这个情况我也听说了。”董老点头说,“这一点,你们做得不错。欧洲人搞的那一套经济殖民政策,咱们不能学。咱们讲的是和平共处,共同发展,这个原则是始终不能改变的。”

    “对对对,董老说得对,孟部长刚才说的也很对。”冯啸辰唯唯连声,没办法,这二位都是自己的老前辈,自己在公司里可以一言九鼎,但在这二位面前,还是老实一点为好。

    老一辈的价值观是很朴素的,说起“亚非拉兄弟”的时候也是很真诚的,不像到了后世,大家多少有些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信奉丛林法则,说起国际合作往往是以利益为首,不太讲什么国际主义。当然,冯啸辰也明白,像董老、孟凡泽这些人,心里的算盘也是非常精的,有些事情他们心里有数,倒反而是外人不太看得清。

    “这就是我刚才说经营非洲的意思。”冯啸辰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继续说:“我觉得,欧洲人对非洲的开发,缺乏经营的意识,基本上就是涸泽而渔,结果非洲越来越贫困,欧洲人原来打算把非洲当成产品倾销地,却因为非洲的经济不发达,根本形成不了购买力。咱们要开发非洲,必须避免这种情况,我们既要从非洲获得我们需要的利益,也要帮助非洲发展起来。一个拥有十亿人口并且具有一定购买力的非洲,对我们才是最有利的。”

    “不仅仅是购买力,还要有一定的国家实力。”董老轻轻地补充了一句。

    冯啸辰哑然地笑了,他是搞经济的,眼睛里只看到钱,而董老是搞战略的,想得远比他更多。国家的实力代表着在国际事务上的话语权,一个拥有实力且与中国友好的非洲,能够成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强大的助力,这其中的价值,恐怕又远非冯啸辰看到的那仨瓜俩枣要大得多了。

    “你说说看,我们应当如何经营非洲。”孟凡泽把目光转向了冯啸辰,这意味着他已经接受了冯啸辰的说法,非洲的确是值得去经营的。

    冯啸辰坐直身子,严肃地说:“我这次在非洲,与不少非洲国家的官员和企业家都接触过,与我们在非洲的工作人员也交流过,也正是因为这些交谈,让我形成了经营非洲的想法。至于说到具体的方法,我考虑得还很不成熟,在这里先向二老汇报一下。”

    “你说吧,我让人记录一下。”董老说。他话音未落,从隔壁房间便闪出来一个人,正是董老的工作秘书。刚才他们三个人聊天,秘书便回避开了,此时董老说要叫人来记录,秘书便应声而到。冯啸辰对于这位秘书的眼力架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自忖自己的秘书蒙洋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当然了,他也并不需要蒙洋这样做。

    “非洲的贫困,原因是多方面的,缺乏资金、缺乏技术、缺乏人才,这可以算是最主要的三项。非洲有丰富的矿藏,却开发不出来。非洲有大片的土地,很多土地的耕作条件比我们国家要好得多,而非洲却长期遭受食物缺乏的困扰。还有,非洲的劳动力资源丰富,青壮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很高,但大多数青壮年都处于半失业的状态,人力资源得不到开发。”冯啸辰侃侃而谈。

    “你总结得不错。”孟凡泽表扬道。

    冯啸辰说:“究其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资金、技术、人才,我们要经营非洲,就必须从这些方面入手,帮助非洲形成自己的发展能力。”

    “你的第一条,也就是资金,我们就无法办到了。我们自己都是一个资金短缺的国家,哪有闲钱去帮助非洲投资?”孟凡泽问道。

    冯啸辰道:“孟部长说得对。关于这个问题,我有几个思路。第一,我们可以沿用加贝国的模式,也就是让非洲国家用资源来与我们交换资金。我们购买澳大利亚的铁矿,用的是外汇,如果购买非洲的铁矿,可以只用少部分的外汇,其余的就用我们的工业品和技术去进行交换。关于这个模式,我在非洲的时候与好几个国家的工业部长已经探讨过,他们对此非常感兴趣。”

    “不错,这是一个方式。”孟凡泽说。

    “第二,我们可以鼓励一些民营资本到非洲去投资。目前国家的资金比较短缺,但民间还是有一些闲散资金的。这些资金找不到好的投资机会,有些就变成了投机资本,用来炒房炒股票。如果能够动员这些资本到非洲去,既可以帮他们找到投资的机会,又可以帮助一些非洲国家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可谓是两全其美。”

    “这些民营资本在非洲经营,还可以熟悉非洲的情况,为我们未来进一步与非洲加强合作奠定基础,所以应当说是三全其美。”董老说。

    孟凡泽笑道:“其实,这些人还可以把市场经济的理念带过去,引导当地的黑人群众转变思想观念,这也应当算是一个贡献吧?”

    “那就是四全其美了。”董老笑着说。

    “孟部长说得很对。”冯啸辰说,“我婶子在非洲种菜,就带动了不少当地人模仿。过去非洲人不太会种菜,蔬菜又少又贵。我婶子开了个农场种菜,赚了不少钱,让一些当地的官员也都眼红了,纷纷让他们的夫人学样种菜,我婶子带出了不少徒弟呢。”

    “哈哈,是不是教会了徒弟,就饿死师傅了?”董老打趣地问道。

    冯啸辰说:“这倒没有。当地人原来也没有吃蔬菜的习惯,后来被我婶子他们培养出来了,蔬菜市场越做越大,所有种菜的人都赚了钱,我婶子赚的钱也比过去更多了。”

    “你们一家人都很有经商头脑啊。”董老点评道。

    曹靖敏在非洲种菜赚了大钱,冯飞在第一时间就向组织做了汇报,还怯生生地问这些收入是不是应当交公。组织上经过研究,认为这是曹靖敏的个人行为,与组织无关,所以收入也就不应当充公了,可以留归冯飞夫妇所有。曹靖敏的收入,对于董老这个级别的干部当然不算是秘密,所以冯啸辰在他面前说起来,也不用避讳。

    至于董老的这句评价,就不仅仅是针对曹靖敏,还把冯啸辰也包括在内了。冯啸辰自己做的那些私活,孟凡泽知道,董老也知道,甚至更高层的领导也是知道的。对于此事,大家都采取了默许的态度,毕竟冯啸辰做生意是在当总经理之前,而他也丝毫没有以权谋私为自己的小企业争取什么好处。相反,大家还知道冯啸辰经常用自己的钱来贴补工作上的事情,有些制度上不允许做的事,冯啸辰便自己掏钱去做了。如果国家干部都能够做到这一点,让他们个个成为百万富翁又有何妨呢?

    “第三点嘛,那就是我相信用不了20年时间,我们国家也会成为资本充足的国家,届时对非洲的投资就更为重要了。”冯啸辰接着抛出了一个新的观点。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