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重生之银河巨星 >> 第一八四章
重生之银河巨星 第一八四章
    接西泽的航空飞机为阿诺德私人所有,内仓的装修和婚礼的整体风格搭配,白蓝基调为主,鲜花装点在每一个角落。

    船舱不大,一拨接亲的人往内一坐基本就满了。西泽坐在玄窗边,正想把儿子抱过来顺顺毛,转头,就见阿诺德侧头看着窗外。

    阿诺德朝他笑了笑,一指窗外,道:“不看看?”

    西泽疑惑,没顾得上儿子,转头朝外一看,这才发现航空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已贴着海面平行飞行在十几米的高空上。

    而目光所及的海面上,白色的浪花飞旋,水面之下,可见有什么东西摆着尾巴游过。

    西泽吓了一跳,这年头人类的居住地都是人工建造的,动物这种生命体早就成为及其稀缺的物种,竟然能在一片人工海域看到翻浪游过的……鱼?

    这么大的浪花,不可能是鱼吧?

    西泽正这么想着,就见一尾“鱼”突地窜出海面,定睛一看,那竟然是——海豚!?

    小恺撒不知道从哪里瞪着小碎步跑到西泽身边,趴在玄窗边上,指着窗外,有模有样道:“王子你看,是海豚!你是海里的王子,海豚们知道你要结婚了,都在摇着尾巴庆贺。”说完还自顾扭了扭屁股。

    西泽把恺撒抱进怀里,对这结婚剧本哭笑不得,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秦风秦大作家给他的角色定位,是一个住在海里的王子。

    无边的深蓝色海面上,海豚追逐飞机,浪花翻涌,这场景实在不多见,要知道这么多条海豚,光是租就能让普通人破产,但是阿诺德豪气啊,他豪得能一口气租个上百条,就为了让那些海豚跟着飞机游一游,哄西泽开心。

    船舱内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惊呆了,虽然排练的时候就知道租了动物来烘托气氛,但是如何都没想到,阿诺德不是借了几只,而是上百只。

    光屏前看直播的粉丝也纷纷惊呆了——【一直知道男神有钱,但是能有钱到这种程度,好想把恺撒那只萌包子绑架了回家啊!!!一定能拿不少赎金(做梦!)】

    飞机一路从海岛飞离,朝着阿诺德的森林别墅飞去,这一路上西泽先是体验了海豚十八里送别,接着又在船舱内体验了接亲大队深情的男女合唱。

    由mo作词作曲,艾薇领唱,整一个十八世纪美声合唱,听得西泽整个人都醉醉的。

    但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看sam一路宫廷管家的肃穆表情,再看看众人的打扮,只得哭笑不得地配合着鼓掌。

    mo:“好听么?”

    西泽坚强地点头:“好听,真的,太好听了。”

    mo耸肩:“我是专业的!”

    飞机的行程很短,看过海豚再听过两个美声合唱,就抵达了目的地。

    今天的森林别墅注定热闹,这个神秘的爱巢,当年粉丝怎么扒都扒不出来,如今终于公之于众。

    蓝天、绿地、森林、山野,粉丝们似乎透过这纯净的绿,看到了一把把数不尽的联邦币。

    西泽下飞机后,跟着阿诺德骑马而行,既然是梦幻的童话婚礼,当然整个僧林别墅的风格也焕然一新。

    他们在接亲队伍的簇拥下,顺着山间小道而行,一路上遇到了无数装扮上动物的群众演员,这些演员西泽几乎都认识,不是相熟的导演、编剧、场务、配音演员,就是娱乐圈认识的,甚至还有其他行业圈结交的朋友。

    西泽骑在马上,不知道阿诺德到底是怎么把这么多人都请来跑龙套的,反正当他看到亚瑟穿着一身毛绒兔子服,和那位传说中将首富小公主甩了n次的男友手牵手蹦蹦跳跳跑到身旁时,整个人又裂了一次。

    两只兔兔站在西泽马下,一人手里攥着一把草,递到西泽手边。

    还故意天真地眨眨眼,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捏着嗓子道:“王子王子,欢迎你来到我们的丛林王国,我们请你吃草。”

    西泽今天已经裂了无数次,也不介意再多这么一次,而此刻他也总算明白了,秦风写剧本的时候巴罗这蠢货一定在旁边瞎窜,要不然不会写出这种人格分裂的剧本。

    西泽坐在马上,看看owen,又看看憋了一脸青灰色的亚瑟,默默接过两人手里的草,接着弯腰凑到owen面前,顺着剧本的剧情,开始自我发挥道:“如果我没看错,”西泽认真指了指亚瑟:“你身边这位,就是森林里最有钱的那位首富,兔子先生?”

    愣了愣,没想到西泽接剧情接得这么快,心里暗自佩服他的演技水平,同时又得硬拼着接剧情。他盯着两个毛绒耳朵,故作娇羞状态,一把抱住亚瑟的胳膊,撒了个娇,对西泽道:“讨厌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所有人:“…………”

    粉丝【………………】

    亚瑟已经被自己今天的的装扮雷得不行,又见自己男友做出如此扭捏的姿态,更是五雷轰顶,他怎么都没想到,总统他弟弟,娘起来,竟然也………………这么令他赏心悦目……

    这要换了从前,不是该吐死么?

    亚瑟本来忍得面色铁青,此刻陡然发现这个事实,更是脸色灰白。自从和owen认识,他的人生竟然就没有再正常过。

    总统,你真是养了个好弟弟。

    亚瑟被五雷轰顶定在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偏偏镜头还给了他一个特写。

    光屏前的粉丝都要笑炸了,谈了这种男朋友,恐怕一辈子都别想正常了。不过——

    【233333,亚瑟小公主,好歹你变成兔子你还是首富啊,有钱你怕什么,你好歹还有钱啊!!】

    认识的,熟悉的……但凡是西泽能叫得上名字的,几乎都来跑了个龙套,终于,接亲的队伍抵达一处小木屋门口。

    @

    小木屋是两年前刚刚建造的,很小,却有个很别致的小院子,小院子里有花有草还有个钓鱼的小水塘。

    此刻,小院子里摆放着很多木椅子,刚刚在西泽面前刷存在感的龙套们都坐在院子里等候着。

    西泽从马上下来,由阿诺德引路,走进了这个他曾经亲自设计建造的木屋小院。

    一群人穿着毛绒服顶着头套,纷纷看向今天的主角,而西泽则被阿诺德带到了院子的最前方,同样在小木椅上坐下。

    从睁眼开始,西泽就不知道今天自己会经历什么面对什么,他坐下之后,左右前后看了看,只看到一群来跑龙套的熟人以及飞来飞去的摄像机,其他什么都没看到。

    他转头看了一眼,看到隔着身后空着的两排刚好坐着owen和亚瑟,便偷偷问两人道:“这里有活动?”

    西泽是偷偷摸摸问的,他知道直播延迟几分钟,直播室不会总盯着他拍,一定会掐掉不该直播的片段,但是owen却入戏着魔一般,一看西泽和他说话,立刻搂住亚瑟的胳膊,做小兔伊人状,羞涩地将脑袋搭在亚瑟肩膀上,捏着嗓子道:“王子竟然主动和我说话!?”

    立刻转头看亚瑟:“亲爱的,我竟然得到了尊贵的王子殿下的搭讪,啊!我太激动了,”捂住胸口:“我好高兴,亲爱的我真的好高兴。”

    西泽:“………………”

    亚瑟铁青着脸,在西泽的注目下,默默握住owen的手,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既然你这么高兴,那我给他赞助一座城堡。”

    没想到亚瑟竟然会配合着主动琢摩台词,本来是他肉麻别人来的,这下实实在在反过来被雷了一通。他怔在当场,愣了好几秒,瞪眼看着身旁的人,才终于又把脑袋重新搭在了男人肩膀上,咽下一口酸水:“…………亲爱的,我就喜欢你乱花钱的样子。帅!”

    【粉丝:草草草草草草草!!!竟然被小公主盖了一脸的恩爱,烦死了啊啊啊啊!!】

    西泽:“…………”他果然不该瞎问。

    西泽转回头,刚好阿诺德回到自己的位子,坐到了旁边,而他们身后,一路跟过来的黑马骑行队以及秦风简安宁他们也坐了下来。

    凯恩一身燕尾西服走上了小木屋院子里的水塘旁边,示意众人安静,收拢大家的注意力,咳了一声,道:“欢迎大家,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我想也没有时间容许我说太多废话,既然如此,请大家看这里。”

    凯恩说着一抬手,他的身后出现一幕光屏,光屏原本是淡蓝色的,但随着凯恩落下的手臂,一幕画面出现在光屏上。西泽顺眼看过去,当大光屏出现第一个画面的时候,他愕然一愣——那竟然,那竟然是他当初在交流会上走红毯的镜头?

    视屏以交流会为开头,播放了西泽和阿诺德在交流会上第一次相遇的一幕,接着,便是后来他们共同拍摄的电影,在片场的花絮、相处,电影镜头、是第一次红毯……

    一段简短的记录,却让众人看得很感慨,西泽和阿诺德由阴差阳错的误会开始,在频繁的工作交集中寻觅到人生中的真爱,一起拍戏一起通告,最后执手。

    西泽自己看着都很惊讶,原来这么多年里,他和阿诺德一起拍过这么多的电影,工作的交集如此之多,难怪他从来没有其他演员分居两地的困扰,也难怪他至今没有体会过相隔千里思念的苦楚。

    西泽看着视屏,心中感念和阿诺德多年一起走过的路,要不是现场有这么多人还有摄像头,他一定抱着阿诺德狠狠亲上一口。

    终于,短视屏播放结束,阿诺德站起来,再次伸出手心,西泽愣了愣,跟着站起来,握住他的手,两人朝着小木屋内走去。

    西泽本来以为木屋内也会有童话里的惊喜,进门一看才发现,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摄像头,只有小恺撒一个人抱着软枕头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西泽心口提着的一口气松开,终于不用再面对摄像镜头,但他可不认为到此为止,现在才是中午而已,最多中场休息,肯定还有什么等着自己。

    阿诺德给西泽倒了一杯水,递过去,看着他:“下午没有直播,放松一下,换套衣服,大家一起吃个饭。”

    西泽喝了一口水:“中途休息?”

    阿诺德摇头:“不,会很忙碌。”

    西泽:“你准备了什么?”

    阿诺德:“见一些人,见一些你因为没有时间、没有日程、各方面原因,许久没见的人。”

    西泽还没反应过来这话,就被阿诺德催促去换衣服,换完衣服,刚好简安宁拿着热奶瓶进门,叫醒沙发上休息的小恺撒。

    小家伙今年四岁了,早过了必须喝奶的年纪,但他断奶一直很晚,再加上最近为了不去上幼儿园总是装傻,弄得sam简安宁这一群人都觉得孩子是缺奶缺的,脑子没长好。

    简安宁拍醒恺撒,奶瓶子一口塞进他嘴里,恺撒皱着小眉头,两个小短手直推搡,别着头直哼哼:“不要不要,我都四岁了,不要喝奶。”

    简安宁按着奶瓶:“必须喝,再不喝就越来越笨,你两个爸爸那么聪明,你要让你那些粉丝麻麻以后感慨‘阿诺德西泽这么好的基因怎么生了这么笨的儿子’么?”

    恺撒为了不喝奶,脸纠结成一团,又突然睁大眼睛,朝着西泽的方向:“王子王子!快救我!”

    这入戏还真够深的,西泽当然没过去,站在原地整理衣服,“乖一点,早上出来之后就再没吃过东西了,不饿么,喝点奶,等会儿就吃饭了。”

    恺撒:“…………男子汉不喝奶!”

    西泽和阿诺德换好衣服,简安宁也好不容易喂了恺撒喝了小半瓶奶水,给孩子擦嘴的时候忍不住直摇头:“你小时候阿姨给你喂多少你就喝多少,大了倒是难喂了。”又感慨:“再大一点就不喝了,到时候我就没孩子喂了。”

    恺撒张张嘴,简安宁以为他会说有弟弟,这孩子最近总把弟弟挂嘴边,哪知道恺撒打了个奶嗝,嘴边贴着一层奶膜,字正腔圆道:“自己生!”

    简安宁:“…………”

    西泽和阿诺德换完衣服,又给恺撒换了一身普通的便服,一家三口一起出门。这次大门一敞开,他再也没有看到穿着毛绒装满草地跑来跑去的“动物”。

    院子外不知什么时候搭建了一个自助餐厅,大家换掉了衣服,脚踩草地头顶蓝天,站在一起吃午饭。

    西泽目光一扫,竟然在这群人里看到了罗伯特,还看到了本来应该远出旅游的另外一位熟人女导演。

    大家站在不远处,侧头微微朝他笑,西泽又惊又喜,终于明白阿诺德刚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赶忙把儿子交给阿诺德,自己跑过去打招呼。

    虽然都在一个圈子,但大多时候,很可能大家只有一部戏的缘分,拍戏的时候相处愉快推心置腹,拍完戏,各自忙各自的,可能这辈子见面的机会只剩下了红地毯。

    西泽这一路走来自认旁人给的机遇颇多,心中也一直感念一些导演、演员,只可惜拍完戏后一直没机会再见,再见也只能偶尔聊上两句,尤其婚后有了孩子家庭,更加抽不出时间相聚。

    今天能在婚礼上见到这群人,实在又惊又喜。可以再次得到相聚的机会,实属难得。

    西泽这顿无法吃得很开心很高兴,都是圈子里的熟人,有导演有编剧,甚至还有一部戏里相处愉快的打板师,阿诺德心细至此,竟然全都把他们请了过来,和西泽一起吃饭,参加他们的婚礼。

    阿诺德没有打扰西泽的兴致,也没有参与进去,站在不远处看着西泽和那些朋友交谈聊天。

    小恺撒就窝在爸爸怀里吃蛋糕,吃得满嘴油,突然伸手一指:“巴罗叔叔!”

    巴罗握着一杯低度果酒走过来,对□□一般体贴入微的阿诺德报以嫌恶的一笑:“啧啧啧,你看你现在这样子。”

    阿诺德淡定回头:“我怎么?”

    巴罗拍拍他的肩膀:“没!没怎么,反正摄像头还在记录呢,你回头自己回家看吧。”

    阿诺德勾了下唇角,淡定道:“我看亚瑟也在用他那双要喷火的眼睛在记录你,他恐怕很想让你解释一下,秦风的剧本你故意给他安排两个兔子,是怎么回事?唔,还是个首富兔子。”

    巴罗咳了一下,这次再也没敢揶揄阿诺德,火速跑了,找自己老婆寻求庇护去了。

    因为朋友众多,一场自助吃到下午三点,最后下午茶接着来,西泽招呼朋友,聊得特别开心,他中途把阿诺德拉到角落里,用力抱着狠狠亲了一口。

    “你竟然能在今天把大家都请来?!”西泽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一点,要知道这年头结个婚,不是突然有事无法来,就是和工作日程相撞,难免有遗憾。

    阿诺德单手搂着西泽,只问道:“开心么?”

    西泽点头如捣蒜。

    阿诺德:“只要你开心就好。晚上还有直播,没法休息,再坚持一下。”

    西泽立刻侧目:“还有?又是什么主题?”

    阿诺德:“到时候你就知道。”

    这个“到时候”并没有让西泽等待很久,下午茶时间一过,西泽就被拉进小木屋换装,宾客也不知道被带去了哪里。

    山间的太阳总是比外面落得早,等西泽换好衣服喝了两口水再走出来时,日光已落沉到山的另外一头,整个树林如同被夜幕突然笼罩的山谷。

    未知的一切令人振奋,西泽想问等会儿的流程,可一转头才发现小木屋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绕着他飞来飞去的几个摄影机。黑暗在远处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婆娑朦胧,而就在这个时候,西泽脚边一盏盏透亮的地灯突然亮起,如同引路的光带一直延伸向远方。

    西泽跨出了第一步,顺着地灯的方向朝前走去,黑暗中令人期待的神秘感也叫光屏前看直播的粉丝兴奋得直打滚,恨不得下一秒镜头里就跃出男神的身影,跪在地上求婚送钻戒。

    但这一幕并没有发生,西泽一步步迈着步子走向地灯光带的尽头,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空旷的平地,平地周围没有灯光,一切都被笼罩在夜幕下泛起的薄雾中。

    终于,当彻底沉黑下如浓墨般的天际炸开第一朵礼花时,空旷的草地周围乍然亮起一圈金色的灯光,西泽的面前竟然并不是空旷的草地,而是一个巨大的堆砌的水晶台。

    舞台是不规则的圆形,距离地面只有半米高,而水晶舞台上,竟然站满了盛装出席的宾客,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迎接到来的“王子”。

    西泽被这阵仗吓了一跳,等他再回神时,耳边早已想起了轻快的圆舞曲,水晶舞台红毯的尽头,阿诺德款款走来,用最正式的姿态,迎接他的王子。

    他站在台阶上两级,弯腰躬身,朝西泽摊开手掌,另外一手负于身后,他的面孔在淡金色的灯光下愈显深邃,眸光透且沉。

    “第一支舞。”

    西泽听到耳边传来阿诺德低沉的嗓音,而头顶天空,一朵朵巨大烂漫的礼花照亮了半天天幕。

    西泽讶然,顿了好一下,才笑着看向阿诺德,悄悄道:“说点好听的。”

    阿诺德维持着姿势,认真思考了一番,才正色看着西泽。

    “我爱你。”

    【粉丝:啊啊啊!!气氛这么好,跳什么舞啊,快上张床上张床啊!!生二胎赶紧的赶紧的,姿势摆摆好,这次争取生个聪明点的!!】

    ----end----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