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五十一章 遇险
白银霸主 第七百五十一章 遇险
    因为容贵妃等人不想在鹿鸣关中过夜,严礼强只有带着队伍尽量在上半夜多赶一点路,然后准备在下半夜再找地方扎营休息。

    离开鹿鸣关没有多久,太阳完全落山,天色就慢慢完全黑了下来,严礼强他们的队伍里的车马都熟练的点上了马灯,继续赶路,在离开鹿鸣关前,大家都已经做好了连夜赶路的准备,人人吃了东西,马匹休息了一下午,水草喂足,倒也精神,一行人马不停蹄的在官道上疾行着。

    这几天的天气还不错,晚上天光透亮,加上队伍里的马灯,赶路倒也没有问题。

    在离开鹿鸣关的前三个小时里,那官道还算平坦好走,但在离开鹿鸣关三个小时之后,道路两边的山越来越高,地形越来越险,车马进入山区,那所谓的官道就变得坑坑洼洼起来,道路上还有不少的碎石,整条官道,都是开凿在山壁上的,山壁下面,深沟险壑,深不见底,一条汹涌的大河紧紧的挨着官道,就在崇山峻岭之中如怒龙一样咆哮奔腾,在严礼强他们的脚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让人望而生畏。

    这样的官道,骑马还可以,但四轮马车却根本没有办法在这样的道路上跑得太快,那四轮马车速度一快,一经过哪些坑洼或者轮子冲到石头上,整辆马车都会被颠得从路上跳起来,坐在里面的人磕磕碰碰难受不说,车辆也容易损坏,如果不小心的话,四轮马车都有可能被巅翻损坏之后从路上冲到下面的山壑或者奔涌的河流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队伍的速度就一下子慢了下来,用不比行人走路快多少的速度,慢慢在山间穿梭着。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路上已经完全看不到行人,行走在这样的官道上,除了一声声的马蹄声和车轮的轱辘声之外,整个山间能听到的活物发出来的声音就只有划破夜空的猫头鹰,林鸱,栗鳽之类的鸟叫,偶尔还有几声凄厉的虎狼与猿类的叫声在山谷之中回荡着,分外瘆人。

    “这高邑郡内的官道怎么如此坑洼,情况也太差了,这样的路还有多长?”

    原本严礼强以为这样的官道只是短短的一段就好了,没想到一走起来居然没完没了,整整走了四五个小时,上半夜都差不多要走完了,这路上的情况还是如此,他带着的队伍也只能在这样的路上慢慢磨蹭,路边连个驿馆旅店都没有,有些不耐的他不由开口问旁边的司马青衫。

    “后面几日的路,差不多都如此!”司马青衫开口回答道。

    “难道这高邑郡内的官道就没有人来修整么?”

    听到严礼强的问题,司马青衫一下子来了精神,开始如数家珍的说了起来,“大人可能不知道这高邑郡内的情况,这高邑郡中山多林密,人口稀少,就连高邑郡的郡城人口也不过二十多万人,整个高邑郡一年收上来的税银,还不到鹿泉郡的八分之一,按大汉帝国的体制,这官道在高邑郡内,自然就由高邑郡内负责修整,保持官道畅通完好,但因为这高邑郡内实在没钱,平时的修整养护也就差了许多,再加上这官道在高邑郡内都基本都在山间,山洪落石之类时有发生,更容易损坏,这路况也就更差了,如果遇到年景不好的时候,这高邑郡连修官道的银子都凑不齐,还需要请求固州刺史府拨付,整个固州境内,大人若看到有官员和公差身上穿的衣服还会打补丁的,那个人就一定是来自高邑郡,在固州官场上,高邑郡的官员常常被人嘲笑,都成了笑话,听说前年刺史大人到高邑郡去视察了一趟,结果看到来迎接的官员其中大部分,甚至包括他们郡守身上穿着的官府都有补丁,结果连刺史大人都看不下去,从前年开始,每年年底,会特意让刺史府拨一笔银子给高邑郡的官吏,叫做新服银,整个固州算是独一份。”

    “固州既然如此穷困,那这固州百姓如何过活?”

    “当然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固州境内多山,这山里药材就比较多,有些药材还比较稀少精贵,这固州的民众,差不多都是靠着这山里的药材在补贴生活,每年六月到入冬前的这段时间,进山菜药的人就多了,固州与晋州的众多药商,都会到高邑郡来收药,而高邑郡的官府的主要税银,就是这些药商通关的关厘!”

    “没想到大汉帝国境内居然会有如此穷困的郡府,当真是出人意料!”严礼强摇了摇头,感叹的说道。

    司马青衫用敬佩的眼光看着严礼强,眼中光芒闪动,“大人治下祁云郡的情况自然是比这高邑郡强出千百倍,属下听闻那古浪草原的羊毛专卖之策便是由大人所创,仅此一策,大人每年可轻松获利数百万两银子,垄断大汉帝国大半的羊毛之利,遍观整个大汉帝国,如大人这般会赚钱又有钱的郡府,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就算是大汉帝国那些有沿海商贸之利的郡府,若论生财之道,也不及大人!”

    严礼强刚想说什么,突然间心中微微一动,警兆顿生,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一闪而逝,眨眼又消失不见。

    严礼强皱着眉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官道的右边是一片陡峭的山壁,有数百米高,官道的左边是深涧,下面就是那条汹涌的大河,这里是险道,周围虽然黑漆漆的,但在严礼强眼中,却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刚刚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太轻微了,时间也很短,根本没有那种被人隐在暗处持续窥视带来的那种持续的焦灼和警惕感,这让严礼强还在心中疑惑,如果是人的话,把自己当成目标,绝不会只打量了一眼,难道刚刚是有隐藏在山林之中想要狩猎的猛兽打量了自己一眼,然后又错开了目光,被自己感觉到了,或者是什么剪径的小毛贼……

    看到严礼强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不说话,司马青衫也警觉了起来,转头四下打量着。

    “这山里有毛贼么?”严礼强问司马青衫。

    “有,不过不多,最多也就是三两成伙的那种,打劫独行的旅客,以前有几伙人数多一点的毛贼都被固州和晋州药商请来的游侠儿剿灭了”

    严礼强点了点头,一般的小毛贼估计看到自己带着的队伍,躲都来不及,哪里敢露头。

    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了足足两分钟,就在严礼强以为再也不会有的时候,突然之间,严礼强心头警兆再起——不对!

    严礼强一偏头,看着右侧的山坡,眼中精光一闪,拿着手上的那杆陨铁大枪,整个人一下子就从彩云追月的马背上跃起,踩着右侧那陡峭笔直的山壁,整个人大吼一声,双脚踏着那陡峭的山壁,就朝着队伍中间冲了过去

    看到严礼强大吼一声跃起,朝着后面冲过来,整个队伍都一惊,所有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轰隆一声……

    就在严礼强刚刚冲出十多丈远,那山壁的上面,陡然发出一声巨响,几块巨石带着巨大的力量,就从山壁的最高处轰隆隆的滚落了下来,那巨石的下面,正是严礼强他们队伍的中间位置,也就是容贵妃她们乘坐的马车的那一片区域。

    队伍里的人一抬头,就看到那几块几千斤重的牛大的石头从高处冲滚了下来,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听到山路上面的响动,赶车的侍卫猛的挥舞着马鞭,想要让马往前冲,但是容贵妃的马车刚刚前冲了几米,车轮却咔嚓一声,一下子就陷入到了路上的一个半尺深的坑洼里,马车动了两下,车轮依然一动不动。

    听到外面突然传来的动静,容贵妃掀开马车里面的车帘,就看到在马灯的灯光下,一块差不多马车大小的石头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正对着她所在的位置,那石头的力量和冲击力,一旦撞到马车上,马车和车厢里的人绝对要粉身碎骨,绝无侥幸……

    柳长老刚才早已经从马车上飞跃而起,怒吼一声,在空中把几块滚落的牛头大的石头轰碎,但是面对着后面冲下来的最大的那一块石头,看到马车的车轮被卡在坑洼里,一块巨石正冲向容贵妃她们的车马,柳长老也变了脸色,这个时候,让让容贵妃她们下车已经来不及了……

    在容贵妃看到那块巨石的同时,冲到那块巨石前面想要阻止巨石滚落下来的柳长老已经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往后飞跌开来,但巨石滚落下来的势头却丝毫不减。

    我要死了吗,就死在这山道上……这一瞬间,容贵妃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整个人的身体彻底僵硬,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都开始变慢,那滚落下来的巨石的影子,已经把容贵妃她们的车马笼罩在内。

    就在这时,严礼强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容贵妃的眼前,挡在了马车前面,看着那带着巨大力量滚落下来的巨石,严礼强怒吼一声,手中的长枪一枪刺出。

    严礼强手上的长枪没有刺在巨石上面,而是刺在巨石下面的山壁上,然后严礼强猛的用枪头一挑,那陨铁长枪的枪杆这一瞬间几乎弯曲成了九十度,然后猛的一弹,滚落的巨石在严礼强的枪尖上一滑,然后呼的一声被挑了起来,改变了方向,就擦着容贵妃她们乘坐的马车的车顶飞了过去,滚落在下面的河流之中,发出一声轰然的巨响,把河中的水花砸得高高飞起……

    严礼强一把抓住容贵妃她们的马车车轩,只用一只手就把整辆马车从那个坑洼里提了起来,“刘长老,护送着娘娘与两位殿下快走……”

    嘴角带血的柳长老飞跃而来,直接站在了拉车的犀龙马的马背上,护送着容贵妃她们坐的车辆往前冲去。

    又有一块巨石滚落下来,还是被严礼强用长枪挑飞,随后严礼强再次大吼一声,身形跃起,就踩着那陡峭的山壁,直接冲了上去,身形如电……

    一百米多高的山壁严礼强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最上面,举目一看,正有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拿着铁棍,正在合力撬动上面的一块巨石,那三个人一下子没想到下面的人能这么快就冲上来,一下子吓了一跳,动作一僵,其中一个想都不想,狰狞的脸色抖动了一下,就把手上的铁棍朝着严礼强狠狠的砸了过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