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夺鼎1617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日三折(上)
夺鼎1617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日三折(上)
    “收了他们的手本!”

    坐在马上的洪承畴,虽然眼下做的是大清大学士、宣抚使的文官,但是,却也是大明督师的底子,杀伐决断的威风不亚于多铎手下的博洛等满洲亲贵们,当即一声令下,身边的十几个戈什哈立刻从马背上跳下来,虎入羊群一般冲进了那群跪在城门口迎接清军入城的大明官员队伍当中。

    这些满洲八旗出身的戈什哈,个个都是身材粗壮魁梧,在这群文武勋贵太监队伍当中,粗鲁的冲来撞去,登时便将原本排列整齐的队伍撞得乱七八糟的。

    “主子,这玩意太多了,怎么办?”一名戈什哈手中捧着一大捧红绫子做封面的官员手本,粗得和胡萝卜也似的十个手指头,已经快要拿捏不住了。他向他的上司,洪承畴的戈什哈头目,一个牛录章京职甲喇章京衔头的八旗满洲军官请示。

    甲喇章京有些厌恶的看了看这些食之无味收下没用的东西,用鼻子眼指了指城墙根儿下面,“喏!都给堆到那里去!”

    十几个戈什哈,顿时如奉纶音,迈开了两条常年骑马有些罗圈的腿,往着城墙下面堆积着手里的手本。

    渐渐的额,城墙下,雨幕中堆积起来了十数堆手本。红绫子做封面装订的分外精美里面一色蝇头小楷的手本,在雨幕之中显得分外鲜明。渐渐的,随着雨水的冲刷,从手本堆上流过的雨水渐渐的变成了红色。

    便如鲜血一般红。

    赵之龙、钱谦益等人看着这一幕,脑子里便如眼前的雨幕一样,迷迷蒙蒙,一切都在未知之中。

    “权且不管这些了,且等到大将军入城仪式完结了之后再说吧!”

    城里按照一众降官的安排更是花团锦簇热闹非凡。烟花齐放,香雾绦绕。爆竹、起火、冲天炮,如同开了锅的稀粥似的响得分不出个儿来。一座接着一座的彩扎牌楼两侧满是前来迎接的城内百姓,按照应天府的安排,每隔十步左右便设有一座香案,香案上除了供奉大清皇帝龙牌,香炉果盘点心供奉之外,香案旁迎接的百姓要各自手捧香炉,就算是没有香炉的,你手中也要捧着一把香。

    “不摆设香案的,不焚香迎接的,一律按照逆贼处理!当心你们的脑袋,当心你们全家的脑袋!”

    于是,在这样的威胁之下,城内的主要道路两侧人流如潮,万头攒动。多铎的仪仗抵达时,人们在地保、差役、兵丁的吆喝之下,纷纷跪倒在地,这叫做什么“拱揖伏礼,虔诚示敬”。

    雨天,马蹄敲打在南京城内青石板和烧灰铺就的道路上,蹄铁也少不得打滑。就算是多铎身边的骑手个个都是生长于马背的满洲和蒙古八旗选拔出来的精锐,遇到了这种情形,也少不得要勒住马缰绳,控制住马的行进速度,缓缓而行,免得马失前蹄,在这么个结节骨眼儿上坏了王爷的体面。这么一来,可就苦了南京的一众投降的文武勋贵太监们。

    按照礼部和兵部拟定章程,并经洪承畴过目的,这个前所未见的扬威大将军入城仪仗,是应该在巳时到达皇城前接受南京满城文武的投降的。可是,湿滑的道路,缓慢的行军速度,完全打乱了拟好的布署。直到巳未时分,才总算走到了午门前边。

    一眼望去,皇宫前往日等候上朝的天街上,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地足有两三千人,几乎南京城内的官员,但凡是有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的,都在这里了。不远处,更是跪满了以侯方域为首的江南士林众人。他们虽然有功名在身,但是毕竟不是官员。但是,少不得功名心重的想要在大将军面前露个面,日后也好有个话头给自己的平步青云铺一个台阶。

    一见多铎的织金龙纛远远的在中军护卫下出现在了视线之内,前大明礼部侍郎一声高呼:“扬威大将军到!百官跪接!生员跪接!”按照大明朝廷的礼仪制度,他的声音被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一路传过去。天街上的人们,也不论你是国公还是太监,是尚书大学士还是苦读了几十年的老童生,全部撩起袍服下摆,向前半步跪倒在地。看着眼前这代表着大明朝廷中枢和江南士林的数千人在自己面前矮了半截,多铎却仍是端坐马上,别没有做出什么翻身下马,拱手相搀等礼贤下士的戏码表演,他只是手中拢着缰绳,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令人心醉的场面。

    “大将军这是何意?方才在城门口不下马,倒也有些缘由可以解释,如今到了这里,仍旧不下马,却是为何?”赵之龙、钱谦益王铎等人心中狐疑不解,不知道眼前这位新主子,以全套的胜利姿态出现在眼前的征服者到底打着一个什么算盘?

    “且不管他!反正今天就是配合他唱好这出戏!他要唱取成都咱们就是献地图的张松,要唱昭君出塞咱们就是画美人图的毛延寿!要大变戏法,要仙桃咱们给仙桃,要金鱼咱们就往缸里跳!”

    打定了主意,几个投降官员的首脑头目顿时心思笃定,只管按照赞礼官的口令,俯伏在地,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礼,扬尘舞拜,山呼万岁。在场的近万名文武官员勋贵太监,还有在场的南京城中投降的明军官兵也同时发出了山呼海啸似的呐喊声:“大清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这一片欢呼声中,多铎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在洪承畴的悄悄示意下,策马来到了皇城城楼下,在百余名巴牙喇兵的护卫下登上城楼。

    多铎头上戴着一顶用呲铁钢命高手匠人打造的头盔,,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白色披风,披风下面则是镶白旗满洲样式的甲胄,腰间扎着一条厚厚的皮带,上面小火镰火石吃肉的小刀,吃肉的作料盒子,镶嵌着宝石的黄铜酒壶,烟荷包,鼻烟壶荷包林林总总不失满洲人的本色。

    在洪承畴、博洛、独孤寒江和李成栋等一众文武亲贵、降将的簇拥下,多铎手扶着佩剑,迈着方步缓缓的登上了皇城的城楼,俗称五凤楼的便是。

    今天,此时,多铎心中心潮起伏澎湃汹涌,他内心的激动,不亚于广场上的百官、军士,更不亚于街头几十万南京城中百姓。

    看着下面这严整的军容,高昂的士气,听着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的心里,充满了豪情,充满了自信。他轻轻地举起手来,向三军致意。楼下,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只有空中落下的雨水,在人们的袍服甲胄上发出轻微的滴答声。

    “本大将军,奉了皇上和摄政王的旨意南下。并非为了土地子女玉帛而来!乃是秉承了我大清入关时所发之诰谕,为尔等报君父大仇之事而来!尔等来看!”

    说着,多铎命人取过几份文书,城楼下跪倒的人们也看不清楚,只能是仰头观看,等着多铎下面的训示。

    “本王日前接到西路和中路两路大清军马紧急军报!两路大军均有好消息传来!西路入川讨伐西贼张献忠之我大清鳌拜所部,先是西贼张献忠部下将领镇守川北朝天关的刘进忠,献了朝天关,打开了我大清兵马进川的大门。后是我大军于顺庆西充凤凰山与西贼所部大军一百五十万人马大战于此地。”

    刘进忠投降后,对于清军急于知道的有关张献忠在四川潜号屠民及全川形势,他一一作了回答。又问:张献忠今在何处?他回答:今在顺庆西充县金山铺。又问:速行几日可到达?刘进忠又回答:一千四百里,倘若疾驰五昼夜可到矣。于是,清军将帅便要刘进忠充当向导随军引路,刘进忠毫不忧虑,俯伏应诺。而且说“救民于水火之师宜速不宜缓,祈请能早临蜀地一日,多救生灵无限。”这也正合了清军之意。于是,次日黎明,肃亲王即命令部队出发,进入朝天、利州,看到的是一片极目荒残情景,命令部队城外待命。要求刘进忠、吴之茂以最快的速度从瓦子滩过江,直驱西充金山铺。

    刘进忠对于大西军的防务与川北防务部署了如指掌。因此,他的降清,不仅将全川形势和张献忠的军事部署等全部告诉了清军。特别是张献忠所在的具体位置西充县金山铺,得到这一最新最为可靠的信息后,清军将领鳌拜、固山额真准塔等带领精锐作为先锋,大批的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军队随后,沿途收容的各色降将随行前往。为了争取时间,少走弯路,又让刘进忠充当向导,选择从瓦子滩渡过嘉陵江,从小路偷袭张献忠在西充的老营。一昼夜行程300里,经保宁而不停息,二十六日,到达南部。

    二十七日清晨,寒风凛冽,朔风刮面,平地起雾,相望不见。豪格一行在刘进忠的引导下,出其不意,偷偷来到凤凰山下张献忠老营的驻地。大西军侦察兵发现有情况,由于雾浓,看得不甚清楚,如实向张献忠禀报,说山下有人马甲胄声,雾大,人马多寡弄不清。张献忠没有思想准备,听后,恼火地说:“我老张统天兵在此,谁敢来捋胡须!尔何妄言,惑我军心。”他根本不相信在自己的指挥所驻地会出现这种情形,于是喝令左右将来报者拿下。一会儿,又有人匆匆来报,所说与前报相同。他似乎有所觉察,即刻传令释放先来禀报的士兵,满不在乎地说:“我八大王威震天下,名扬四海,谁人敢来,我灭了他。”此刻,他还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然而,没过多久,探兵笫三次入营报告,说有马队五骑已到营外对面高山,临近指挥部。这时,他大为震惊,不问详细,也未做任何的作战防范准备,便披着飞龙蟒袍,带了三支箭,匆忙上马出营,随行的警卫小卒八人,并太监一人,前往一小岗上,观察情况。两面的山岗只隔一条名叫太阳溪的小河沟。

    同一时间,鳌拜带着降将刘进忠已站在太阳溪小河沟对面,目不转晴地凝视着对面大西军阵地上的一举一动,耐心等待情况的出现。站在鳌拜身旁的,还有清军百发百中的射手蒙古人雅兰布。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浓雾逐渐消退,但仍还朦胧不清,地面上的房屋、道路、行人依稀还能看得见。

    不一会儿,张献忠骑马来到岗上,环顾四周,观察动静。刚一露面,对面的刘进忠便悄悄说:“衣蟒者,八大王张献忠也。”话刚落,嗖的一声,一箭飞出,正中张献忠左胸,直透其心,顿时倒地,鲜血直流不止,随行的大西军将领马元利、提督王尚礼、指挥窦民望看到张献忠中箭,飞速上前将他扶住,张献忠血流不止,不一会儿,便痛极而亡。

    张献忠阵亡,给大西军造成了极大的混乱。等到驻守左近的潼川、太和、南充的张可望、张定国、张文秀等人闻讯赶来,大西军已经在清军的疯狂进攻下,颓势尽显。侧后和后方又有曾英等明军地方武装的猖狂袭扰。无奈之下,兵败撤退。

    “我大清兵马已经抵达成都城下!不日便可收复这天府之国!”

    倒不是洪承畴夸口,眼下的大西兵马,在张可望、张定国等人的率领下,正在綦江、合川一带休养生息,收集溃散余部。一时半会儿顾不上成都平原。

    “中路,本大将军之兄,靖远大将军、和硕英亲王阿济格,率领平西王吴三桂、智顺王尚可喜等满、蒙、汉军3万余,自山西入陕,追击李自成大顺军至湖广。日前接到军情紧急通报,接连有大捷!先追贼至武昌,围武昌城数匝。伪汝侯刘宗敏、伪绵侯田见秀领兵五千出战,被我大军击败。李闯不得已而遁走,沿江东下!日前,富池口一战,我大军杀入闯贼老营之中,俘虏闯贼羽翼爪牙、悍贼、位居伪逆文官武将之首的汝侯刘宗敏。伪军师宋献策、闯贼的两位叔父伪赵侯和伪襄南侯以及大批贼官贼将的眷属也被我大清兵马俘获。”

    “悍贼刘宗敏、闯贼的两个叔叔,因为罪孽深重,已被靖远大将军下令,当即正法!尔等的君父大仇,也算是报了!此战,除了斩杀贼酋刘宗敏之外,更是有大收获!闯贼为东下南京而准备的几万条船只也被我大军缴获!南京和江南,可保无忧矣!”

    刘宗敏和李自成的两位叔父虽然当时就被杀害了,但是,同时被俘的军师宋献策却凭借他取得李自成信任的一套江湖占卜骗术,重新施展看家本事投靠满洲贵族。在这前后,丞相牛金星认为大势已去,同儿子牛佺(大顺政权襄阳府尹)私自脱离大顺军,向清方投降。牛佺被委任为清朝黄州知府,后来,更是升任湖广粮储道;牛金星因为在大顺政权中地位极高,在明朝官绅中名声又极坏,清廷不便安排其职务,老死于牛佺官署中。(宋献策、牛金星和他儿子投降的事,历史上争论和说法比较多,但是,他们投降的说法算是主流。宋献策投降的事,可以参考一下康熙四年《续修商志》卷九,牛金星父子投降的事,在康熙三十二年《内乡县志》卷十,兵事。可以找到印证。)

    一路追杀着左良玉大军,逼着他们东下的大顺军,就这样的被打掉了东下江南的可能性?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令跪在五凤楼前的投降派们有些头晕目眩瞠目结舌了。从此,咱们就不用担心李自成了?只管在大清的旗号下好好的做咱们的官,享受咱们的各种特权,向大清主子效忠就可以了?

    “不错!靖远大将军自出师陕西以来,先后在河南邓州、湖北承天(今湖北省钟祥)、德安(今安陆)、武昌、富池口(湖北省阳新县境)、桑家口、江西九江等七地,接战八次,流贼李闯余孽都被击败。兼之扬威大将军部下兵马已从河南归德(今商丘)、安徽泗州直趋江南,他原本打的算盘已经无法实现。他不得不改变逃窜方向,准备穿过江西西北部转入偏沅地面。正是如此!闯逆连连战败,精悍贼众损失殆尽,良马器械流散严重,士气低落,逃亡日重!又没有船只,如何能够往江南来劫掠屠戮?目下,闯逆大部余匪,已经往湖广南部去了!”

    洪承畴到底是大明的读书人,又在大明官场上爬到了金字塔的顶部地位,对于如何把握这些降官的心态了如指掌。几句话便说得众人眉开眼笑。是啊!张献忠已经死了,李自成也日暮途穷,李守汉又不知道是生是死,眼看着这天下就是大清的了,咱们是得风气之先,也算是新朝的开国官员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